0°

在悉尼开饭店的前辈们

George St上的明记苦撑30多年后,再也撑不住每周6000+澳元的房租,换成潮牛海记。

Sussex上的大可以粥面粉在度过了12年的鼎盛时期,要价15万一年未卖出。结果还是有傻逼18万拿了,改成火锅。

Chatswood的新上海度过了9年的美好回忆,北方拉面50万接手了。结果是一颗地雷。300的面积,每周4000的房租,只是一时脑热,给25名员工薪水减半,引爆餐饮界大新闻。

大家好在度过28年的美好和艰难岁月后,先后卖掉了Chatswood, Eastwood的分店,现在再也撑不下去了。Hornsby的店要价20万,每月房租9000,卖了一年都没人接手。女人把丈夫留下的房产和饭店全部败光。

Eastwood的大家好变身成今天的西安名吃。

黄记小厨变身西安风味屋,再变成今天的西安名吃。

中国面王在2003年卖给上海人做上海饭店后,就一落千丈。面祖2008年接手做了3年,2011年被兰州拉面收购,重新装修,2011年10月开业至今。面祖的Thomas St的店卖给渝味轩,改名彩云南, 营业额不见气色已经快1年时间了。

Burwood的国都饭店变身石锅先生,天天爆满。

华鑫一品老板拿到投资移民身份后直接关店。新的包大人闪亮登场。

Burwood的海边人做了10年,先是把一个店卖给古城烤鱼,然后又把自己的总店卖给胡同涮肉。

小小的Burwood汇聚了兰州拉面 西北拉面 西安诱惑 假冒西安名吃 北京站 北平楼 老回民 香姐小吃等西北小吃,好像回到了抗战时期。

Ashfield的牛百岁先是变身西安食府,然后被投资移民接手变为西北大碗面。

Eastwood的川贵食府改成郭老二鸡公煲,祝他好运。

Eastwood的黄记煌再也撑不下去了,卖给六婆串串香。

房租每个月1.8万的老四川火锅也撑不下去了,35万卖给小龙坎。余香进来后,接手不到半年的小龙坎也要卖了。Eastwood的新旺的老板在163绿卡批准后,马上卖掉了 。

金苹果小吃店15平方,月租金4700,租约只有2年,每年涨4%,生意惨淡,0转手。

Parramatta的龙源酒家每月房租9700,在度过10年后,也在卖了。

Parramatta的西北拉面先是卖给新疆拉面,然后被河南同乡会长接手,变身食味天。

Chatswood的西门烤翅,先后更名为沁园春,金福盛,现在迎来了新的主人—西安名吃。

唐人街的四方厨房在花费40万装修后,仅仅度过了3个月的婴儿期,就变身茶家,大批崭新的厨房设备当成垃圾扔掉。

Hurstville的味千拉面撑了5年,然后被守柴炉烤鸭接手。守柴炉撑了6个月,以亏损40万转手十八香麻辣烫,然后关门。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广告位招租!请发站内私信给我们,或者邮件 longman@daiwen.com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