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税收上讲“澳洲是老年人的天堂,是年轻人的坟墓”

澳洲的税制是优惠老年人 剥削年轻人 鼓励难民多领福利 鼓励妇女变成单身母亲的畸形的社会主义制度。

我是难民我光荣 我60岁我最牛鼻 我是单身母亲最幸福是澳洲这个畸形社会的生动写照。

设想一下,一对夫妇,退休后可以拿到每周680澳元的退休金,每周120澳元的住房补贴。
如果他们离婚或分居了,每个人可以拿到每周450澳元的退休金,每个人每周120澳元的住房补贴。 离婚可以使他们每周多拿450*2-680 +120*2-120=340澳元的奖励。更不用说明目烦多的单身母亲补助等福利金。我是单身母亲最幸福,这就是澳洲政府鼓励的人生观,可以算作千古奇闻。

每个难民每年从澳洲领取的金钱福利是2.2万澳元。95%的难民在抵达澳洲5年后继续靠领澳洲政府的福利金生活。85%的难民终生享受澳洲的福利金,而且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越来越多的澳洲老一代人不考虑子孙后代的繁荣,而是要尽可能地攫取更多的养老金,社会福利和税收优惠等好处。

可以公开的讲,老年人是澳洲社会的福利蛀虫。任何想取消老年人所享受的不公平福利和税收的人都会有麻烦。

两年前,当总理谭保和财相莫里森试图取消退休金的一些慷慨优惠时,他们明白了这一点。 上周,反对党党魁Bill Shorten宣布要取消退休人员享受的慷慨的股息减税政策,此举引起一片哗然。

澳洲退休金,到底是谁在买单?
澳洲的税收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偏爱澳洲的老年人的。 由于2007年的改革,60岁以上的退休者可以有高达160万澳元的退休金,不用对退休基金的投资收益缴纳任何所得税。
超过160万澳元上限的部分也只需缴纳15%的税。 这个政策扭曲了澳洲的税收体系,使联邦预算每年失去失去了数十亿澳元。

设想一下,一个一年从退休基金赚6万澳元的退休者不用缴任何税。
相比之下,一个30岁的人,通过工资挣的6万澳元的工资,却要缴纳11,047澳元的税。 还有1,200澳元的Medicare税。

除此之外,很多年轻人要边工作边偿还助学贷款。

这种不平等的税收负担简直是一种直接的财富转移。年轻人正在为那些年长的、更富有的澳人支付养老金,这些人被允许使用退休金作为储存财富的工具,而不是用来养老的储蓄。

然后是住房问题。24岁到35岁之间澳洲年轻人的住房拥有率直线下降。
1990年,60%的低收入年轻人拥有住房。 2017年,这一比例已降到20%。

而另一方面,老年人一头冲进房市,抢购亏损的投资房产,这些房产提供了丰厚的所得税优惠。 如果他们出售房子的话,他们的资本利得税仅仅是最高税率的一半。

这两项税惠不仅是近年来州府城市不断飙升的房价背后的主要推手,而且还将年轻人永久地排挤出市场。它们造成了收入征税方式的扭曲变异。

那些靠投资过日子的人——通常是较年长的澳人——支付的税率比打工的人要低。

整个问题核心是,为什么澳洲的税制允许老年人完全避开缴税,却要狠狠打击50岁以下的的缴纳重税的年轻人。

澳洲要么需要一场革命推翻现在的政府 要么改革税收制度,使无须缴税的老年人和终生领福利的难民承担应有的少领福利金和缴税责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广告位招租!请发站内私信给我们,或者邮件 longman@daiwen.com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