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为叙利亚难民做保,现要倾家荡产养活他们

当初,一大批德国民众出于善良的圣母心态,促使德国推进了“难民收容”计划——无上限接受难民。几年时间过去了,德国民众心态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有的后悔,有的失望,有的恐惧,有的依然坚持当初的承诺……

据《德国之声》报道,最近,那些秉持着人道主义援救叙利亚难民的德国团体和个人遇到了大麻烦,他们或多或少要承担当初担保时的诺言,支付“游手好闲”的难民在德国的生存费用。

要为自己当初的善良和正义买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大家可能会记得,在2013年之前,那时候还没有大批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德国政府就以“人道主义”为理由呼吁社会接受难民。

那时已经有一部分人以“难民”的身份得到了德国的庇护,并且在德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大批的难民申请者依旧要通过海上偷渡的方式,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德国。

于是政府想到以“家庭团聚”为由,让更多的难民通过家庭的方式合法的进入这个国家。

但对于很多叙利亚难民家庭来说,送一个人出来避难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了,更不要说是飞往德国昂贵的机票和住宿费,很多叙利亚家庭根本无法支付这些巨款。

于是,德国民众又想到了经济担保,只要有德国人能够为其进行经济担保,先让他们来德国和家人团聚。一边找工作,一边等待政府批准难民申请……

一开始进展很顺利,这些难民并不需要担保者花什么钱;政府那边也承诺:会尽快批准难民申请,结束担保。

很多德国民众和团体都签署了经济担保,甚至有的人一共担保了33个叙利亚难民。2013年之后,大批的难民通过这种方式,涌入德国。

但是最近,政府根据最新的移民法,竟然要求这些担保人开始缴纳“滞纳金”,用于支付这些难民在德国的生活费、住宿费和社会保险等。而政府当初承诺的难民申请,却迟迟得不到批复……

一些德国的地方教会和个人在过去几年里为难民提供担保,现在被政府机构要求履行承诺,支付难民的生活费用。他们表示不服,并提起上诉。但各家法院对此的见解完全一致:担保必须满3年!

除了一些“仁慈”的地方教会,还有一些民众也在过去几个月收到了就业中心和地方政府的催款单。来自美因茨的医学教授就是被催款的一员。

作为医生,他为无家可归的难民提供救治,多次参加地中海援救难民活动。由于在这些治疗过程中时间紧迫,常常让他感受到“人命关天”,所以在他名下为8个人签署了经济担保。估计费用会高达30-40万欧元。

而德国下萨州的一名大众汽车公司的员工,曾为33名叙利亚难民进行担保,现在收到了政府30万欧元的欠款。

他已经在德国娶了老婆,正打算购买房子。现在不光买房子的计划泡汤了,并且还需要向银行贷款,贷款预计六年才能还清。

他甚至说:“有没有办法将这些难民送回去?”当初善良的承诺,如今已经变成了无法承担的高昂费用。

德国政府当初呼吁民众和社会多多接纳难民,现在叙利亚难民爆棚,政府却打算撇清自己,让民众背锅?

很多欧洲居民表示: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下欧洲各国政府当初的承诺,很可能利用了我们的善良。我们在用自己的善良,满足了政府间的政治博弈,最后牺牲的还是我们。”

尽管欧洲各国开启了他们的“圣母”模式,但是难民和当地居民的矛盾越来越大,伊斯兰教的价值观和当地的信仰产生了多种冲突,欧洲各国也是骑虎难下……

德国明镜TV拍摄了一个记录叙利亚难民在德国幸福生活的纪录片,该视频的主人公叫阿赫迈德,今年32岁,有两个老婆和6个孩子,他们全家的吃穿用度都要依靠政府和担保人。

当地政府特意为他们提供了一套小别墅,并且不需要缴纳任何房租,5间房和2个卫生间,相比战火纷纷的叙利亚,这里简直是天堂。

阿赫迈德接受采访的时候,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记者打趣地问道:“你的第3个妻子以后要住在哪儿?”

阿赫迈德开心地说:“那这个房子就住不下了,还得换个更大的房子。” 当地居民表示无法接受这种一夫多妻制。

这种冲突在其他国家更加剧烈,甚至演变成了暴乱和犯罪。拿接受难民数量最多,难民申请政策最宽松的瑞典来说,现在也开始为“人道主义”情怀付出代价了。

近日瑞典发生大暴动,一群年轻人身穿深色帽衫,佩戴口罩,在瑞典第2大城市哥德堡北部医社区砸烧30多辆汽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广告位招租!请发站内私信给我们,或者邮件 longman@daiwen.com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